秩年返校
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 > 秩年返校 >
致我们过去的三十年——南航二八零年级聚会有感
时间:2014-10-08 15:55 来源:未知 作者:校友会 点击:

 一九八〇年的秋天,

一群懵懂羞涩的少年,
那青葱的年华,
像山花一样绚烂。
 
揣着一个关于蓝天的梦想,
唱着“年轻的朋友来相会”
我们扬起了理想的风帆。
在那桂树飘香的日子,
诞生了一个新的集体,
南航二八〇班。
 
从此我们有了灵动的思维
跳跃在数学、机械、热力学
从此我们有了忙碌的身影
穿梭在教室、宿舍、图书馆
从此我们成了手牵手的姐妹,
 在男生的世界里招摇如花,

从此我们成了上下铺的兄弟,
在熄灯后还要侃会儿大山。
 在求知的旅程中,

青春的韵律快乐地跳跃;

在南航的校园里,

年轻的生命幸福而璀璨;

 紫金山的崎岖,
洒下我们攀登的汗水;
荟萃楼的书香,
激励我们求知的渴望;
梅花山的红雾,
妆点我们初开的情窦;
醉翁亭的石碑,
记忆我们岁月的痕斑。
 
记得阶梯教室的大课,
记得六号楼里的答疑,
记得三食堂的红烧大排,
记得我们的拉拉队
为一班的篮球
和二班的排球
扯着嗓子玩命地呼喊。
 
那时的天真的很蓝,
那时的星星真的多的数不完,
那时的绿茵真的能遮挡骄阳,
那时我们的笑容真的很纯真,
像阳光一样灿烂。
 
三十年前的那个夏天
我们匆匆告别
来不及彼此嘱咐
便奔向各自新的目的地
去耕耘播种金秋的田园
 
三十年甜酸苦辣,
三十年悲喜冷暖,
三十年苍海桑田,
只在弹指一挥间。
现如今
两鬓霜染,
人生过半,
岁月的年轮已经悄悄爬上额畔。
 
星移斗转
时光沉淀成思念,
雁落平沙
记忆断裂成诗篇。
 

不知道三十年前的故事
可不可以继续,
那丁香花的雨巷
真的有没有那把油纸伞?
 
又是一个金色的秋天,
我们回到了
离别了三十年的校园,
共同来怀念
那年那月那日,
那路那花那人。
共同来叫响
这独一无二的名字
南航二八〇班

 

  二〇一四年十月四日,又是一个金色的秋天,又是一个桂树飘香的日子,我们盼望已久的南航二系八〇年级毕业三十年纪念聚会终于到来了。昔日的同窗从四面八方、海内海外赶回魂萦梦绕的南航校园,两天相聚的日子里,我们尽情地回忆昔日校园的经历,诉说离别的思念,快乐和友爱充满了每一分、每一秒。蓦然回首,不觉我们已经离别三十个春秋。三十年是一段生命,三十年是一种艰辛,三十年更是一种缘分,这缘分终让我们重逢。在南航的校园里,我们相识相知,我们收获知识,我们开启人生的旅程,南航是我们精神世界里永远的伊甸园。

  回顾那“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的青春岁月,我们同聆谆谆教诲,共立鸿鹄之志,那么的美好、那么的亲切。大学时代终成记忆,更是我们宝贵的财富,值得我们用一生去珍惜。“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能有这四年同窗和三十四年难舍难分的同学情谊,我们一定是前世有缘。那时,我们应该是一群俊朗英武、倚马斜桥、笑傲江湖的武林豪杰,生死患难,除暴安良,金戈铁马魂梦惊,最是难忘兄弟情。于是,我们集体创作了“金陵恩仇录—NH280的前世今生”,在这些弹指狂歌、仗剑如虹的美丽故事中,我们有了二八〇自己的精神乐园,用优美的文字继续演绎着同学间那份美好的情感,也是我们献给母校的一份浪漫礼物。

  相聚总是太短,离别总是太长。两天的聚会匆匆结束了,但那重逢的喜悦和浓浓的情谊仍萦绕在我们每一个同学的心间。人生难料风雨变幻,彼此亦当相知相望,愿我们的友谊宛如一首深情的歌,绵深而悠长。

  卅年相逢话别意,聚也匆匆,别也匆匆,尽在千言万语中。

  相知相望情如歌,风是呼唤,雨是期盼,历经霜寒意更浓。

 28001、28002班供稿





二 八零年级毕业30周年相聚

 
二八零年级校友返校聚会